林飞一开始,没这么容易就相信张帅。

    但他在用一道犀利的目光,紧紧地盯着张帅的眼睛几秒后,最终认识到,这个张帅,果真是不知情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,张帅虽然蛮横无理,但胸中却没什么大智慧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里藏不了事情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林飞便轻哼道:“呵,这次就算你走运,下次,可别让我再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飞嫌弃地一把将张帅的手给甩开,然后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既然张帅不是下药的那个人的话,那他还要再继续去寻找可疑的目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商学院的这次月考,就这么结束了。

    这次考试,大家普遍都感觉很难,一出考场,大家都在哀声怨气着。

    “哎,看来,我这次回家又要被骂了。”

    “才考了这么一个分数,我还怎么有脸回去见我妈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听说学霸林月,这次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个女生,原本正凑在一起八卦着,可当她们看到了林月由远及近的身影后,立马就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而一直守候在校门外的林飞,一看的林月的身影,便立马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发现,此刻的林月,似乎不是很快乐,连林飞的招呼都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只见她双手拉着书包的背带,抿着红唇,低着头,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。

    林飞连忙皱眉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可不管林飞怎么问,她都没有回答,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就好像面前的林飞,是个透明人一般。

    林飞也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子,于是,在探究地看了她几眼后,最后还是决定沉默地为她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可回到别墅后,林月的这个现象,还是没有减缓。

    她一进家门,就一言不发地上了楼,进了房间,然后关上门,再也没发出动静了。

    林飞担心啊,毕竟他现在的任务,是来保护这个大小姐的,所以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出事吧?

    这么想着,林飞眼看着饭点快到了,于是便亲手随便下了一碗面,给她端到了楼上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林月,林月?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闷在房间里一晚上了,难道就不打算吃饭了?”

    不管林飞如何敲门,如何问,房间里依旧传不出什么动静,就好像里面没有人一般。

    这个门板虽然是上好的材质,但林飞只要轻轻一拳,还是能轻而易举地将它给击碎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这回面对的,毕竟是个女孩子,不是什么敌人。

    所以林飞便机灵地换了个问法,“好吧,既然你不肯说的话,那我就只能去问问林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也不知道,林总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,心里会怎么想呢,啧啧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飞还悠悠地叹了两口气,装模作样地要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他所料,他的脚才刚往外迈出两步,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开门声。

    “咔——”

    紧接着,就是林月略带哭腔的声音,“站住,不要去,你别告诉我妈妈。”

    她之所以会这么快就中招,那是因为,她一向独立,不希望让林晓晓担心她的近况。

    而林飞,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去告知林总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快就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此刻看到的林月,神色有些失落和颓唐,就连她知道中药的时候,林飞也没有看到过她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林飞意识到,这次的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,于是他便皱眉追问道:“那你就告诉我,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为什么从走出考场到现在,就一直这样闷闷不乐,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?”

    林月蠕动了好几次嘴唇,最后还不情不愿地解释道:“除了考砸了,还能因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你也知道原因了,那就别打电话给我妈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月便吸了吸鼻子,然后一把重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毕竟,她上了这么多年的学,一直都是乖乖女和学习上的佼佼者,所以这次考砸的事,她才不想让她的妈妈知道,免得让她失望了。

    而站在原地的林飞,不解地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考砸?

    这样的学霸,也能考砸?

    再说了,在考试前,这个大小姐可是带着病还在复习,总不会差到哪里去吧。

    可林飞再怎么不解,不了解情况的他,现在也只能干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林飞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道身影,就在他拒绝地摇头的时候,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正巧,正是王薇那丫头打过来的!

    为了进一步了解林月在学校里发生的事,林飞便只好接听了,一按下接听键,电话那头,王薇那咋咋呼呼的声音便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叔,大叔,我就知道你还是在乎我的,这么快就接了我的电话!”

    才说完这句话,那头的王薇,想起了她妈妈曾说过的,要做一个淑女的人!

    于是她连忙捂住自己的那道红唇,努力地将自己的情绪,暂时地先控制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林飞,也只好耐着性子,暂时先给她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薇,听到你们才刚结束月考吧?”

    没想到帅大叔居然会这么主动地问自己,王薇便按捺着心里的激动,嘿嘿地笑道:“对啊,大叔,原来你这么关心我呀,我这次考的可好了,你今晚要不要请我去玩玩呀?”

    可惜的是,她看不懂林飞的皱眉,只听到林飞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么?那看来,你这次发挥的还不错啊?看来,我当时,让你乖乖待在家里复习,别出来找我,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最后那句话,引起了王薇的不高兴,于是她便撅着小嘴道:“才不是呢,大叔,是你给了我动力,所以我才会考这么好的。我妈说了,只要我这次月考比上一次进步,就让我跟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林飞皱眉,连忙转移话题道:“那你知不知道,你们学校这次,是谁考了第一啊?”

    听言,王薇一愣,然后连忙不开心地道:“大叔,你这是什么意思啊,你这是在羞辱我么?你明明知道,我跟她是情敌关系的!”

    林飞不解,他这怎么是羞辱了?

    好在的是,最后,在林飞的再三催促下,王薇那丫头终于说出了实情。

    “大叔,这次我们商学院的第一名,不还是那个林月咯。”

    王薇虽然说了,但她的声音里充满了醋意,“大叔,你不会是明明知道了她拿第一,所以才故意这么问我吧。好了好了,我知道她厉害,知道她是学霸,这样总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王薇就来气。

    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像林月那么完美的大众女神?

    不仅长得好看,就连成绩都这么好。

    她可绝对不能让那个女生,将她心仪的大叔给抢了去。

    而林飞听到“第一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眉头一时间皱得更紧了,忍不住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林月这次还是考了第一?”

    王薇有些好奇,林飞不是林月的贴身保镖么,怎么会连这个都不知道?

    不过,她却没有问出口,而是酸溜溜地道:“对啊,大叔,知道你的这个林月,学习好,长得好,我比不上,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林飞没有在意王薇的话,愣了好一会,才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来,林月这次并没有考砸,反而还考得很好啊?

    可是她为什么还这么失落,还说自己考砸了?

    就在林飞陷入不解的时候,只见林月穿着一身居家的卡通睡裙,脚上踩着棉拖鞋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起来,她应该是下楼喝水的。

    可她的脸色,没有发生什么好转,还是像之前一样阴沉。

    林月连忙挂了电话,对着她道:“已经很晚了,你该吃饭了,我给你下了一碗面,你过来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林月虽然往那碗面上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但很快又嫌弃地移开了眼神。

    毕竟,她从小到大,吃的都是山珍海味,所以还没吃过这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林飞看出了她的想法,耸耸肩轻笑道:“你别看我这碗面,看起来并不高级,但它可是鲜美的很,不少人想吃,我都懒得煮。今天我亲自下厨煮了,你确定不来尝一尝?”

    林飞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虽然这看起来,不过是一碗普通的面。

    但他却用上了上好的浇头。

    这个浇头,在外面的五星级饭馆都吃不到的,是他们老家祖传的独门秘方。

    为了做这个,林飞不知花了多少精力。

    可不管林飞如何说,林月始终没兴趣地摇头。

    林飞干脆也不说了,而是捧着那碗面,悠哉悠哉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滋——”

    林飞先是大声地吸了一口浓厚的汤,接着用筷子夹起了面。

    当林飞吃起来的时候,这碗老卤面的香味,便被激发了出来,飘荡在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林月还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味道,再加上她已经大半天没吃饭了,她的肚子一时间竟然跟着饿了,原本要往楼上走的脚步,也跟着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月不由地不动声色地咽了咽口水,然后往林飞的方向看了一眼,不高兴地道:“林飞,你吃东西,就不可以小声一点么?”

    她心想,自己肯定不会喜欢吃这样的东西,所以一定是嫌林飞太吵了,才会停下来。

    而林飞却皱眉道:“大小姐,反正你都要上楼了,难道我吃什么,你都还要管?你不是打算把自己一整天都关在房间里面么?”

    林月向来高傲的自尊心,受到了抨击。

    于是她轻哼了一声后,挺直腰板,“砰砰砰”地大声地踩着拖鞋上楼了。

    林飞看着她的背影,不由地感到无奈又好笑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就要看看,这个公主脾气的大小姐,究竟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关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就这样,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深夜。

    林飞望着林月那紧闭的房间门,轻笑了下,然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公主床上的林月,终于忍不住把自己的头,从被子里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越是到夜深人静,她的肚子就越饿。_贝博赞助的球队看书_www.78kanshu.com
贝博赞助的球队看书|贝博赞助的球队看书手机站|女频手机站|贝博赞助的球队看书博客|老实人学习网|无货源店群